描写小狗的作文_四年级美丽的家乡作文400字|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对 调-

来源:同志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P市的马副市长自从挂职锻炼回来,上窜下跳、左右走动了半年多,十年的老底就快散尽时,终于一纸批文下来,他被擢升为市长。不是在P市,而是D市的。说是为了防止本地官员人情化、拉关系、走后门、违规违纪,省里的意思:两地市长对调。
    昔日的同事、部下、挚友得到消息,今天你请明天他请的,贺官的宴请拖了马市长三四天,还未来得及去D市就任,D市的贾市长却捷足先登,走马上任P市的市长。来就来呗,还随身带了位小伙子,名其曰市长助理。
    虽说异地当官携带个助理、秘书啥的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娶小姐搭丫鬟的事古往有之,可这事儿却让即将赴任的马市长心里犯嘀咕:
    “现如今我也是个市长,我怎么就不能带一位呢? 远在农村老家的那位同胞兄弟,为了奉养父母和昔日供我这个当哥哥的上大学,他毫无怨言地放弃了升学的机会,三十好几了还在土里刨食吃,山大沟深的,至今连个媳妇也娶不上……这也难怪,以前,长字加副,办事无路嘛!”
    职位升一级,智慧也高一筹。既然想到了那就没有做不来的。马市长派车连夜奔二百多里路外的成县老家接来兄弟和老母亲。次日一早,一家人一起吃早点,马市长叮嘱妻子道:
    “吃过饭,你带老二去买套合身的西装,名牌的,里里外外都要换。”
    “买什么买,你穿过的西装还都一律律的新,隔三差五他嫂子就大包小包地整回老家,你不看他身上穿得衣帽整齐、打扮得像个新女婿似的吗!一个庄稼人风里来雨里去的能穿出什么好,算啦,别糟蹋钱,你对老二够好的啦!”老母亲边吃边唠叨。
    “买衣服需要脱衣服试试,我一个女人家陪着去不方便,你是他哥,还是你陪他去吧!”马市长夫人推诿说。
    “你是他嫂子,不是外人,兄弟和嫂子之间还有什么不方便的,真是的!再说我得去跑师专、组织部、人事局好几个部门,替老二弄文凭、做档案,一大摊子事儿呢,如果我不亲自去,你能办下来?”
    “日月常在,何必急于一时,明后天可以办那些事嘛!”马夫人嘟囔道。
    “明后天咱们全家就得动身去D市,贾市长已经到任两三天了,我还赖着不走干嘛!”
    “你们争来争去,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干嘛急着去D市呀?”老母亲问。
    “这不,老大要去D市当市长嘛,老二也得跟着去,给老大当助理。这下倒好,一人升官,仙及鸡犬。泥腿子老二也混上官饭啦!嘿嘿……”马夫人带着一缕讥笑解释说。
    “也是,老大外地当大官,老二跟着他哥当帮手,好事,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老母亲一板一眼的说,“不过,老二去了我也得去,这孩子斗大的字不识半麻袋,我总不放心。我去给你们做做饭、看看门啥的,还跑得动……”
    “�椋∪思业笔谐さ募依锒加斜D罚�你操得哪门子心呢,真是的!”马夫人嘴角一翘,喷出轻蔑的一笑。
    “即就是我做不好你们的饭,不是还有你嘛,雇保姆干啥?”老母亲盯着马夫人说。
    “我干啥?您还看不出我干啥?”马夫人说着放下饭碗离开。
    “干啥呀?咋还不吃了呢?”马市长扯过纸巾一边搽嘴一边问妻子。
    “奉命去服装超市呀!”马夫人回眸一笑说,“以前管老大吃喝拉撒,打今儿个起开始操心老二的穿衣吃饭,我成马助理的助理喽!……”
    “那好啊!”马市长扔下手里的纸巾,脑袋伸到媳妇耳边,嘀咕道:“正愁老二娶不到媳妇呢,你这治疗枕叶癫痫病哪家医院值得信赖个助理连同他的睡觉一起包了吧!”
    “去你的,真是没脸没皮的,一点人伦道德都不讲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马夫人嬉笑着伸手去抓男人的脸。
    “哈哈……”马市长笑着边跑边说,“那是我看得起你,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嫂不嫁外族男,现如今时兴调换嘛!嘿嘿……”
    说归说,笑归笑,但马夫人心里清楚,结婚十年多,自己娘家的事情可以忽悠、拖延,但婆婆家里的事情来不得半点凑合、迟缓,不然,男人会翻脸,一点情面都不留。
    一个星期后,马市长携全家去了D市,老二顺利地当上市长助理。
    起初,老大让兄弟围着自己转,还不停地指点老二,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渐渐地,老二也习惯了把哥哥称呼“市长”,娴熟公干的流程,老大也就放松和减少了兄弟两接触的机率。
    半年后,老大突然躲进市政府对面的星级宾馆办公,老二感觉自己见到亲哥哥的机会愈来愈少、越来越难得,而另一个女人似乎早晚都能进出老大的总统套房。她是这家宾馆的经理,同事中有人私下议论,说她原本是个大山里出来的姑娘,去深圳打工三五年就挣了六七十万,接着回到P市承包了这家宾馆。近水楼台先得月,投怀送抱攀粘上大哥这个市长似乎水到渠成不足为奇。
    那女人中等个,桃子型脸,浓眉炯眼,上眼睑凹度有些深,跟影星陈好的眼神一个模型似地,赵薇一样的大嘴巴,两爿多肉滋润的厚唇,齐耳波浪卷发,黑黝黝的刘海,胸前的两颗奶子长得足足有老家的木马勺那么大,光艳柔和的真丝衬衣领口开得很大,把那白皙细嫩的奶子上端露出尖尖荷,冰清玉洁的颈项带着黄灿灿的项链,显得贵气,浑圆的双肩一抹而下,一束裙带将腰间勾勒得像哑铃手柄,细瘦细瘦的,屁股却丰满得像个铡墩,上半身活脱脱一个S形,两条匀称润泽的腿竟然毫无斑点杂质,一双小手两只金莲脚姑娘家家似地,走起路来端庄秀丽,若微风拂动羽毛般摇曳,说话的声音极其柔和悦耳,颇具磁力,连同脚下发出的“咣咣”之声都富有韵律节奏……如果不知底细,谁也看不出她有三十多岁,还当她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呢。
    一看见那女人,老二感觉有股无形的魔力掣得他腿颤心慌脚跟发软,他明白无论如何老大在那女人身子上是躲不过英雄气短这一劫的。有那么几次,老二想跟哥哥说那女人的事,话到嘴边,脑子里就晃动着那位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美女身影,只好闭上翕动的嘴唇,将琢磨几休的话咽下肚里。

每天回到家里,看见嫂子仿佛霜打的茄子,又像是一只病猫,无精打采、萎靡不振、可怜兮兮的样子,老二感觉心里猫爪似地难受,在他眼里,嫂子原本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城里富家千金,一公主、一格格,老大忒本事、忒能耐才有这么个天仙般的嫂子。偶尔间,他对嫂子说,即就是死也要保护好嫂子,甭让她受委屈和伤害……他挖空心思找茬讲有趣的故事给嫂子听。其实他的故事多半是小时候爹妈讲的,当他搬出那些故事的时候,老妈也掺和进来,仨的空间反倒保留着一丝和睦的氛围。
    来到D市眼看着两年过去,日子久了,故事自然也有兜底的时候,而那女人从一个宾馆经理当上了副乡长,不久去当,后来乡长、镇长,直到镇党委书记,再后来市团委书记,现在是堂而皇之的建设局局长。
    少了笑话故事,起初,嫂子不声不吭的将好端端的手机摔地上,碎了再买,买了又摔。那天回家,老二发现电视和电脑也摔地上。
    “老二,去!今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你哥,就说你老妈我死啦,看他回不回这个家,我就不信……”老妈说这话时铁青着脸,嘴都歪啦。
    老二壮着胆子找到老大,老大正在饭店吃饭喝酒。老二走过去扯着老大的胳膊朝外走,来到僻静处,老二说道:
    “我嫂子都摔电视机啦你还不回家……”抗癫痫药物的副作用r>     “不是有兄弟你在吗,爱摔就摔,爱咋地咋地,你不看我正忙着吗?……”不等老二把话说完老大一甩胳膊回了饭局。
    “不是,你看……你看老妈都气病倒啦!……”老二在老大耳边嘀咕一句,又一次将老大拽倒僻静处,“你不要这个家我要,可你不能毁了你自己,你看看整日价和你泡在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除了黑心矿主、房产商、大包工头,就是妖里妖气不正点的女人,我可听说啦,就今晚在座的那几位主,个个身上背着人命案,有黑社会性质嫌疑,本地好几个官员被踩下水,好像都跟他们有关……”
    “那是心存仇富心态的混蛋们瞎编的,连你也跟着信?就家里这点屁事你都摆不平,你这个市长助理还怎么当?真是的!”老大吼完又一次甩手离开。
    刹那间,老二觉得自己的脑袋大了,站在楼道里不知所措。两分钟后,老大疾匆匆出来,腋下夹个皮包。
    “对不起,兄弟!这是五万现金,零花钱,还有这两张卡,工行卡是你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建行卡是将来留给你嫂子的,密码是老妈的生日,赶紧收着。”老大从包里掏出几沓百元面额的人民币,慌里慌张的朝老二手里塞。
    “不,我不能收……”老二觑视楼道四周,一把推回去,撒腿就跑。
    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回家,关起门倒头就睡。
    “咋的啦?挨你哥骂啦?还是……”老妈跟屁股进来问道。
    “我病啦,不舒服,你就甭问啦,让我消停点。”老二气咻咻地回了老妈一句后再不出声。
     睡到半夜里,嫂子却悄悄地来到老二的房间,她轻轻地问道:
    “肯定见到你哥啦是不?他都说些啥啦?”
    “我哥……”老二一五一十地说给嫂子听,“对不起嫂子,我没给你看好我哥,他……他……”
    “没必要给我说对不起,你不欠嫂子的,你哥是个既糊涂又明白的人。说他糊涂,是他当初就不该跟这帮黑势力大老板搭上,一旦搭上就没有退路,出事的官员中十有八九都是这号人给挖的陷阱。这也难怪,他不犯糊涂不行,从小被人瞧不起,穷怕了的人见到美女和那么多钱能不动心么,从穷山沟里出来当上官的能有几个经受得住那么巨大的诱惑呢?劣根性所决定,怨不得他。说他是个明白人,是因为他现在懂得取舍啦!知道你哥今晚最恨的人是谁么?”
    “拉他下水的老板呗,还能有谁?”老二瓮声瓮气地说。
    “错,他今晚最恨的是你。”
    “恨我干啥,又不是我教他干的。”
    “可是,他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回不了头,倘若出事,他只能舍弃自己。给你这些钱的目的就是想成全这个家,让老妈和你、我和孩子以后都有钱生活在这个社会。你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把手里的全部家当给你,你不收,若有个风吹草动,明摆着会人财两空,如果这样,他不是拿自己的前途、甚至生命白白地赌了一把么?你不收,就等于他会输得一干二净,知道不?”
    “可是,一旦出事,他能扛得过司法机关么……”
    “真到了那一步他会自行了断,他不用死扛,有人也会帮他了断。我多少了解你哥,我也懂点官场上赌博的游戏规则……”嫂子厉声打断老二的话,“听嫂子说句心里话,明天去你哥那儿,你哥给你什么你就全收,这样,你哥才会心安,只有安心才能沉着冷静地应对,才有可能不留痕迹、马脚,兴许还会平安无事……”
    “可是……可是出事,司法机关搜查时会掘地三尺……”老二吞吞吐吐地说。
癫痫病小发作用什么药    “老家那么大宅院,不信你就找不出个秘密地方?他们能挖三尺,你就不能掏他三米?狡兔还三窟呢……城里肯定藏不住,包括你哥弄得那几套房子和我娘家,亲戚朋友家更不放心,也不能。他不希望我和老妈知道,我和老妈都扛不住,他把你当成家里唯一顶天立地的男人,他相信你一定能扛过去,所以才把一切交给你。老爹早逝,长兄如父,不听你哥的听谁的呀?你处理妥当之后,别告诉我和老妈,连暗示也不要,千万千万记住了!”
    “可是……没了我哥,你……”老二抠着头顶讷讷地说。
    “哪来那么多可是,他在,也属于别的女人枕边的不是?他不在,有老妈和兄弟吃的喝的就会有他侄子、还有侄子他妈穿的花的,是不是?……”嫂子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一板一眼地叮嘱兄弟。
    次日早晨一上班,老二赶到老大住的房间,老大交给兄弟一串钥匙,告诉他那套房子的具体位置,需要带走的东西,不能藏在身上的物件……
    天黑的时候,老二找到那套房子,里边有几只沉沉的大箱子。他使尽力气将东西扛上车,自个开车回了老家。
    从那以后,嫂子突然不发脾气了,似乎变得很恬淡,日子过得自然也平静起来,就这么一晃,两年又平平安安地过去了。
    有天中午,哥哥突然叫兄弟一起去吃饭,兄弟去了,饭桌上就弟兄俩人。老大好像闷闷不乐,一言不发。直到饭后,老大交给老二五万块钱,叮嘱道:
    “藏好了赶紧回家吧!给你嫂子零花的,别让老妈看见。”老大说完悄然离开。
    老二反锁上包间的门,小心翼翼地将钱揣进贴身内裤口袋,然后才离开。
    一回到家,老二看见嫂子一人斜躺在客厅的沙发床上看电视,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嫂子身边,轻轻地拢了一下她的头发,悄悄地问道:
    “老妈在家吗?”
    “出门溜哒去了呗!”
    “那就好!”老二边说边解裤带。
    嫂子瞥见,急忙说:“你干嘛呀,别乱来!”
    老二说:“我给你钱,五万块呢!”
    嫂子说:“十万也不成,我从来就没背叛过你哥,背着你哥干这事……”
    “是市长、不,是我哥叮咛我来的。”老二飞个眼色,边笑边脱外裤。
    嫂子一听,“倏”一下起身,说道:“这个混蛋真不管我啦,当市长对调,兄弟间私生活也对调?那……就听他的,干就干呗!气死他……”
    说时迟那时快,市长夫人一扯裙带,裙子落了下来,还没等老二低头掏完裤兜里的钱,她已经赤裸裸地躺在沙发床上。
    老二掏完钱,抬头一看,怔愣下来。
    自从两岁离开老妈的怀里,他就从没有看见过光着身子地女人了,甭说碰一碰。
    “来吧,傻愣着干啥?一大男人还害羞啊?那嫂子就主动些吧……”市长夫人说着一跃而起,一把将老二拽过来搂在怀里,两人肌肤接触的瞬间,老二感觉触电似的,浑身的血液直冲脑门,脑子乱了,行为也失控,一股脑儿地将从未发泄过的东西倾注到市长夫人那里面……
    一阵“龙卷�L”过后,两人蔫下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着,各自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老二蔫唧唧地耷拉着脑袋,不敢正眼看嫂子,嫂子却妩媚含羞地笑道:
    “过去就过去吧,敢做敢当嘛,我可听说你们农村流传着那么南京癫痫哪里治疗#!好一句俗语:崖(ai)里长枣刺,兄弟Ri嫂子。我说的没有错吧?”
    “听说过,都老话啦,嘿嘿……”
    “这不结啦!再说,你是你哥的助理,你哥管不过来的事,你得帮助着管,这才叫真正的助理,嘻嘻……”
    那天以后,连续几天,老二都怕见到大哥。一个星期后的早晨,老二刚刚走进办公室,就有几个领导过来找他。
    “马市长出了点事。两天前,中纪委的同志找他谈话,他什么也不说,按照规定,只能把他滞留下来,让他反省。晚上,他乘机从四楼窗户跳下去,今天一早才发现。人已经……已经去世。经过法医验尸,鉴定结果为自杀。市委的意思是:你负责尽快处置后事,于公于私你都该做……这件事给本市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为防止各种猜测和不利的传言扩大化,我们希望你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低调处理,你不会有啥意见吧?”市委领导肃然说.
    “没……没有!”老二低垂着头,泪水悬在眼圈边,愣是没有落下来。
    老二与嫂子瞒着老妈,把老大的骨灰送到郊外的林子里,既没有追悼会,也没有亲朋好友参加,是老二花钱雇来的几个外地民工帮着埋葬的。
    纪委的人传唤了老二和马夫人几次,除了老大工作上的事老二有问必答外,其他问题一概回答“不清楚”“不知道”。马夫人更是咬紧了牙关,一点蛛丝马迹也不留。
    反贪局的人还算人性化,乘老妈子出去溜哒的当儿来搜查房子。马夫人拿过房间里的所有钥匙,她和颜悦色地说:
    “房子是公家的,钥匙交给你们,爱怎么查就怎么查,我们出去租房住,反正我嫁了个农家出身的儿子,赤条条地来赤条条的走,又有何妨呢?”
    反贪局的人还真是掘地三尺地搜了个遍,最后连个古玩字画什么的也没有翻到一件,更不要说港币和美元,便悻悻然地撤走。
    一个月后,风平浪静了,马夫人收到有关部门派人送来的安置抚恤金三万元。老二也收到一份批文,他不声不响的自个开车走了。
    马夫人原本是个技校学历,安置在自来水公司上班,修理管道啥的有合同技工,收水费有政务大厅,负责工会工作更轻松,头顶有市长罩着,想上就上,不想上就在家歇着,过惯了吊儿郎当的生活。现在男人死了,面子总归不好看,马夫人干脆不去单位,成了麻将馆里的常客。
    老二兄弟走后没多少日子,麻友们带着戏虐的口气问马夫人道:
    “你那助理兄弟去哪儿啦?他不是光棍一条嘛,遇上你这么个漂亮的嫂子他就不动那心思?难道是可与而不可求?”
    “他老家那个镇党委书记当上新任市长助理啦,他们俩职位对调,他想关心也够不着啊!”马夫人搭讪道。
    “一个是正县,一个是正科,分明是一个破格提拔,一个降职,怎么会是对调,那叫搭不着调吧?”
    “那我还是嫂子他是兄弟呢,长幼有别,怎么就会搭得着调啊?”
    “如今的武松才不会杀潘金莲呢,爱都爱不过来,杀了那才叫傻到家。”
    “你们说的哪儿跟哪儿呀,这不乱弹琴嘛!”又一个麻友侃道。
    “啪!”马夫人抡园拳头下去,“我自摸,你们乱弹,多好啊!”
    “邪行!马夫人真会钻空子,对调对调!”坐在马夫人对面的麻友站起来嚷嚷道。
    “对调就对调,又不是头一次,嘎嘎嘎……”马夫人笑得很开心。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